首  页  单位概况  纪念馆动态  安源往事  藏品览胜  陈列大观  学术天地  红色遗存  红色安源  文化安源
       安源路矿工人运动纪念馆是纪念性革命博物馆。位于中国江西省萍乡市安源镇。前身是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遗址陈列室。创办于1956年,1968年兴建陈列馆,1969年开放,1984年8月改现名。当时该馆占地面积200亩。建筑面积3245 平方米,陈列面积2400平方米。 安源路矿工人运动纪念馆是纪念性革命博物馆。位于中国江西省萍乡市安源镇。前身是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遗址陈列室。创办于1956年,1968年兴建革命列士纪念馆陈列馆,1969年开放,1984年8月改现名。当时该馆占地面积200亩。建筑面积3245 平方米,陈列面积2400平方米。 安源路矿工人运动纪念馆是为征集与保护中国共产党领导萍乡煤矿和萍乡铁路工人革命运动的文物、研究与宣传这一革命运动的历史俱乐部 …… 更多

   您现在的位置:返回主页 >> 陈观大列
安源纪念馆基本陈列讲解词
日期: 2013-9-5 9:56:48       编辑: admin     来源: 安源纪念馆  
-------------------------------------------------------------------------------------------------------------
    

        安源是位于湘东赣西交界的一个村落,距萍乡城六公里,是一方神圣而火红的热土。中国近代工业的文明之火和中国革命的燎原之火,奇迹般的在这里燃起升腾。安源,是中国工人运动和秋收起义的策源地,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写下了辉煌的篇章。

       安源路矿,即株萍铁路(1899年筑建)和萍乡煤矿(现在的安源煤矿1898年开办)。安源路矿工人从延生之日起,就充分表现出中华民族不甘屈辱、不畏强暴、义无反顾、百折不挠的崇高气节和中国工人阶级特别能战斗的优秀品格,中国共产党成立后,安源便成为最早开展革命工作的重点地区之一。中国共产党早期的许多著名的革命家和重要干部,如毛泽东、刘少奇、李立三、陈潭秋、蔡和森、恽代英、蒋先云等,都曾在这里从事过革命活动。风起云涌,波澜壮阔的安源路矿工人运动,从1921年起,历时近10年,为中国革命作出了具有开创意义的重大贡献。

       红色的安源,神圣的安源,是中国工人运动的完备典型,代表了中国工人运动正确方向和致胜道路。以毛泽东、刘少奇、李立三为杰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在安源领导和组织安源路矿工人,成立党组织,创建工人团体,团结民众工农联盟,武装斗争,霹雳秋暴,缔造人民军队,坚定地走上建立新中国不怕牺牲,矢志奋斗的漫漫征程,将这永恒的历史功勋,永远彪炳青史。

      安源路矿工人运动纪念馆正是为了纪念这一段辉煌的历史于1956年创建的。1968年兴建了这座气势恢宏,具有鲜明时代色彩的陈列大楼。1984831邓小平同志手书馆名,1997年被中宣部列为全国首批百个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2004年被列为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现场教学点,2008年被评为中国红色旅游十大景区。

      整个基本陈列分为序厅和六个单元。

                                            第一单元  路矿规模    工业重镇

 

      安源采煤历史悠久,据史料记载,始于宋代,盛于清代。古诗云:“地炉燃石炭,强把故书看”(南宋诗人戴复的一首题为《萍乡客舍》)便是例证。

      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英、法、德、日、俄、美等帝国主义相继侵入中国,强迫腐败的清朝政府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使中国一步一步地沦为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在中国近代洋务运动的历史进程中萍乡煤矿(即现安源煤矿)开办于1898年。1899年动工修建了专门运输煤焦的株洲到萍乡总里程90公里的铁路,称之为株萍铁路。19083月以汉阳铁厂、大冶铁矿、萍乡煤矿为主干,创建了汉冶萍煤铁厂矿有限公司,简称为汉冶萍公司,公司总事务所设在上海,盛宣怀为总经理。

      安源路矿拥有从欧洲采购的成套的近代采煤、炼焦、运输设施,是生产技术、设备很先进的近代企业,也是当时全国十大厂矿之一,又是江南最大的煤矿,煤炭年最高产量达一百多万吨。

      萍矿开办初始,就被德国通过贷款、派顾问和技师等手段所渗透和控制。从1903年起,日本又将它的势力挤入汉冶萍公司,并逐步取代了德国的控制地位。1915年日本通过与同袁世凯签订了二十一条,其中规定将汉冶萍公司作为中日“合办事业”。此后,日本完全控制着萍乡煤矿。

      萍矿开办时,帝、官、封相互勾结,强行封闭土井,征购田地1300多亩,把安源及其附近500平方里的面积划为矿区,并聘请地方绅士担任“顾问”、“交涉员”等,以获得封建势力的支持。

      安源工人在经济上深受剥削,大多数来自湖南、湖北和江西等省的破产农民。路矿两局工人人数最多的时候有13000多人。工人每天要劳动12个小时以上,每天的工资只有2角至3角,而当时德国矿师赖伦,每月工资高达200英磅,合银元2000余元,是工人月平均工资的265倍,他离职后每年领取所谓的赡养费5000余元,是工人年平均工资的53倍。总监工王鸿卿每月克扣工人工资所得3000多元,超过其正薪的7倍。矿上实行封建的包工制,包工头通过“变洋为串”、“吃尾”、“吃点”、“买空”、“买灰”等手段,对工人进行残酷的敲诈勒索。矿局还通过发矿票、发篾筹、强迫存饷、拖欠工人工资等手段,榨取工人的血汗。煤矿工人徐焕文,做工20多年,大部分工钱被迫存入矿局,却分文不能兑现,被逼得抛妻别子跳河自尽。

       铁路工人王海南一家四口,因路局数月未发工资,家中断粮数天,他的妻子只有到菜市场拣拾烂白菜充饥,王海南哭着向机务处处长求支饷洋一元,竟一文不给,悲愤交加之际,向急驰而来的火车撞去,顿时身首异处,血肉横飞,他的妻子见此惨景,痛不欲生,带着两个儿子横卧在安源车站的轨道中,只求速死。

       当时流行的一首歌谣见证着安源工人的苦难生活:

       父挖窿中煤,子扯窿中拖,

       煤炭堆如山,父子都挨饿。

       寅吃卯时粮,妻寒子也饿。

       三月无饷发,生活真难过。

       安源工人在政治上深受压迫,帝、官、封相互勾结,在安源驻扎军队,设立地主武装,豢养矿警镇压工人。1916年矿警人数达900人,矿警队把安源划分为东、南、西、北四区,分兵把守。矿上还设有法庭、监狱,对工人任意逮捕、审讯,滥用私刑,用跪煤壁、戴木枷、坐快活凳、尖木马等10多种刑具迫害工人,致使有的工人终身残废。

      工人在井下干活,生命安全毫无保障,身心遭到严重摧残,矿井内经常发生冒顶、穿水和瓦斯爆炸等事故。1917年矿井发生瓦斯爆炸,资本家只顾救井,不管工人死活,强行封闭井口,后来打开矿井时仅东平巷一段,就发现工人尸骨90多具。

      少年进炭棚,老来背竹筒,病了赶你走,死了不如狗。这是旧社会安源工人悲惨生活的真实写照。“哪里有压迫、有剥削。哪里就有反抗、有斗争”。1905年安源工人为反对监工克扣工资举行罢工,他们痛打监工,捣毁洋人住宅和矿局公事房。1906年安源工人为反对矿局将窿内的三班制改为两班制和无故解雇工人,又举行了罢工。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德国战败,安源工人乘机起来斗争,将盘踞在安源21年的德国人全部驱逐出境。

      190612月,孙中山先生领导下的同盟会在萍乡、浏阳、醴陵领导发动了震惊中外的萍浏醴起义,安源工人是起义的主力之一。当时上海《时报》报道,安源有6000多名工农群众准备参加起义。这次起义沉重地打击了帝国主义及其走狗清王朝,开创了中国工人阶级参加大规模武装斗争的新纪元。

      从1901年到1919年,安源工人先后进行了七次较大规模的自发斗争,但是,由于没有工人阶级政党的领导,这些斗争最终都失败了。苦难深重的安源工人日夜盼望着翻身解放,寻找着光明道路。

 

                                           第二单元    开创工运  建立团体

 

       192011月下旬,毛泽东,因:“近因积倦,游览到萍,” 来到萍乡考察。在此期间,在他先后给新民学会友写了7封回信中,深刻阐述了正确的革命理论对于解救中国的重要性的问题。

       19217月,中国共产党在上海召开了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会议决定集中力量开展工人运动,并明确规定“党在当前的基本任务是成立产业工会”。同年8月成立了公开领导工人运动的机构——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党的一大后,毛泽东回到湖南,担任中共湖南支部书记和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湖南分部主任。同年秋天,为了把党的一大决议付诸于实践,毛泽东第一次来到安源。为了便于开展革命活动,他以走亲访友的名义,住在八方井四十四号一位同乡的家里。来到安源后,毛泽东深入群众,广泛开展调查研究。他先后考察了总平巷、锅炉房和工人餐宿处,在工人餐宿处他与工人一道吃饭菜,了解工人真实的生活状况。并下到矿井工作面,与工人促膝谈心,用工人亲身经历的事实,向工人讲述革命道理。他启发工人,受苦不是什么命中注定,而是资本家压迫、剥削的结果。工人阶级要改变自己的地位,就要团结起来,进行斗争,打倒剥削者和压迫者。为了说明团结的道理和重要性,他还拿小石子打比方说:一块小石子,一脚就踢开了,要是把很多的小石子凝结在一起,就不容易搬动了。他教育工人,只要团结起来,就什么都不怕了。回到长沙后,他即给安源工人寄送《工人周刊》和《劳动周刊》等革命刊物,宣传马列主义。

       1921年冬天,毛泽东携李立三等人再次来安源,住在老后街刘和盛饭店。白天,他们到洗煤台、炼焦处、八方井等地考察,晚上,就召集工人座谈,了解情况,在思想教育的基础上,毛泽东指示安源工人:要开办夜校,建立自己的革命团体,并给这个团体取名为“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

       与此同时,李立三受中共湖南支部的委派留住安源直接具体的组织和开展革命工作。他从开办平民教育入手,推动工人运动。1921年底吸收了一批经过启蒙教育的先进工人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成立了由8人组成的团支部。并于次年1月在安源创办了第一所工人补习学校,亲自担任教师。他结合工人的实际情况,编写了一些通俗易懂的教材,向工人传播和宣讲马列主义的基本知识,如阶级斗争、剩余价值等。工人夜校的开办,大大地提高了工人阶级文化水平和思想觉悟,培养了工人运动的干部,为在安源最早建立和发展党、团、工会组织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19222月,中国共产党在全国产业工人中的第一个支部——中共安源路矿支部成立,有党员6人,李立三任书记。

       在党支部的领导下,工人开始秘密筹建自己的组织——俱乐部, 192251日下午,在牛角坡52号的房屋内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成立了,李立三任主任、朱少连任副主任。当日下午,安源路矿工人冒着大雨举行了声势浩大的集会和游行,热烈庆祝俱乐部成立和五一国际劳动节。

       通过一系列思想教育发动和组织团体工作,以党组织为领导核心的安源路矿工人阶级队伍逐步壮大起来。到19229月举行大罢工前夕,党员增加到10余人,青年团员增加到30人,工人俱乐部部员发展到700余人,至此安源工人运动如雨后春笋、蓬勃开展起来。

 

                                        第三单元  罢工斗争  成功范例

 

       19227月,从《白话报》得到汉阳铁厂工人罢工胜利的消息,给了安源工人深刻的启示和极大的鼓舞。团结起来、壮大团体、为我劳工。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乘机进行宣传鼓动,工人的斗争情绪日益高涨。路矿当局十分恐慌,企图赶走俱乐部领导人,封闭工人俱乐部。路矿当局的卑劣行径,加上矿局拖欠工人工资已达三个月之久,更加激起了工人极大的愤怒,工人纷纷要求全面展开斗争。这时,俱乐部主任李立三因工作去长沙,俱乐部负责人朱少连、蒋先云等坚决抵制和怒斥了路矿当局的利诱和恐吓,维护了广大工人的利益和团结。

       19229月初,毛泽东又一次来到安源,在牛角坡召开了党支部会议,作出了立即组织路矿两局工人大罢工的决定。他指示安源党组织,在罢工斗争中,要依靠工人坚固的团结和顽强的斗志,领导工人进行义无反顾的斗争,他还提出:必须运用“哀兵必胜”的策略,提出哀而动人的罢工口号,争取社会广泛的同情和支持。

       为了加强罢工斗争的领导,中共湘区委员会又派刘少奇来到安源工作,参与领导即将爆发的大罢工。

       911,工人俱乐部向路矿当局提出三项要求,并限期答复,否则举行罢工,同时向全国发出快邮代电,呼吁全国各工团以及社会各界,声援安源工人。

       罢工前夕,安源党支部和工人俱乐部及时制定罢工斗争的具体步骤,成立了罢工指挥部,李立三担任罢工总指挥,住秘密处策应,刘少奇任工人俱乐部全权代表,常驻俱乐部应付一切,并组织了工人侦察队,扩大了工人纠察队,建立与社会各界的统一战线,特别是做好了安源洪帮的统战工作。

       914凌晨两点钟,工人俱乐部发出罢工命令,并致电汉冶萍公司。震撼全国的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爆发了。铁路工人停开了萍乡至安源的首次列车,鸣放汽笛;煤矿工人砍断电线,向井下发出罢工信号,工人潮水般的从矿井、工棚、街头巷尾各个方向一涌而出,疾声高呼:“罢工,罢工!”“从前是牛马,现在要做人”等口号,四处散发传单。此时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湖南分部拍来电报,声援安源工人大罢工,各地报纸纷纷报道罢工的消息。

       罢工爆发后,路矿当局勾结军阀,将安源划为戒严区域,设立戒严司令部,雇来军队,实施了一系列破坏罢工的阴谋,均被俱乐部一一击破。

       916上午,戒严司令部、路矿当局约工人代表刘少奇到矿局总公事房商量解决的办法。刘少奇一身是胆,只身赴约,在谈判中他义正词严,针锋相对,公言声明:“不从磋商条件入手,无解决之希望。”戒严司令威胁道:“如果坚持作乱,就把代表先行正法。“刘少奇毫无惧色,坚定地说:“万余工人如此要求,虽把我斫成肉泥,仍是不能解决!”,戒严司令厉声说:“我对万余工人也有法子制裁,我有万余军队在这儿!”刘少奇毅然地说:“就请你下令制裁去!”这时外面呼声如雷,数名千名工人已把总公事房包围得严严实实,声称谁敢动刘代表一根毫毛,就把路矿两局打的片甲不留。戒严司令和路矿当局见此状无计可施迫于工人强大的力量,最终不得不答应他们提出的要求。918,工人俱乐部代表李立三、萍乡煤矿局代表舒季俊与株萍铁路代表李义藩在路局机务处正式签订了十三条协议。

       当日下午,安源万余工人在半边街广场举行隆重集会,热烈庆祝罢工胜利,会后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工人俱乐部发表了《上工宣言》,宣布复工,至此,罢工以胜利结束。

       刘少奇、朱少连1923年合著的《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略史》中这样评价大罢工:这一次大罢工,共计罢工五日,秩序极好,组织极严,工友很能服从命令,俱乐部共用费计一百二十余元,未伤一人,未败一事,而得到完全胜利,这实在是幼稚的中国劳动运动中绝无而仅有的事。

 

                                          第四单元   硕果仅存  坚持发展

 

       192327,京汉铁路工人遭到军阀吴佩孚的血腥镇压,酿成了震惊中外的二七惨案,全国工人运动由此转入低潮。中共安源地委遵照毛泽东制定的“弯弓待发”的革命策略,采取立取守势,注意内部训练与团结等措施。为了保存实力,党中央对干部进行局部调整,1923年春至1925年间,一批来自湖南、湖北、安徽、京津等地区以及留学前苏联的干部,陆续奉调来安源工作。安源一时成为保护、训练和输送干部的一所大学校。同时推动了安源工运的继续发展,成为全国工人运动的一面光辉的旗帜,步入了一个全盛时期。

       192351,安源工人举行盛大的集会游行,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和俱乐部成立一周年。9月工人俱乐部召开第二届代表大会,选举产生了以刘少奇为总主任的领导机构,并举行了隆重纪念罢工胜利一周年的各种活动。中共湘区委员会书记李维汉和中共教育委员会委员高君宇前后来到安源发表演说,指导工作。俱乐部汇编的《罢工胜利周年纪念册》和《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第二届报告册》作为工运经验材料,向全国各工团发行推广。

       192551,由汉冶萍总工会等四家工会发起,在广州召开了第二次全国劳动大会,成立了中华全国总工会,刘少奇当选为副委员长。

       刘少奇在安源工作近三年,写下了六篇著作,对安源工人运动给予了高度评价:“二七后的工运,安源工会仍然存在,并且还有小莫斯科之称”。在他的主持下,192310月至19244月,安源工人自行捐款、设计,兴建了一座气势非凡的讲演大厅。俱乐部经常组织工人在这里开展化装演讲和演文明戏等宣传活动。讲演大厅是安源工人重要的活动场所,是中国产业工人建造最早、最大、最有特色的工会大厦。

       二七惨案后,安源工运硕果仅存,巍然屹立,党团、工会组织得到全面发展。到192412月,安源党员人数约200人,占当时全国党员总数的五分之一多。安源支部成为全国最大的和产业工人成份最多的基层组织。同时团组织也发展迅速,有26个支部,团员245人,是全国产业工人成份最多的地方团组织。

       192412月,安源党、团地委合办了中共历史上最早的党校,培养了一大批革命干部,并先后派刘昌炎、林育英、吴化梓、宁迪卿等去前苏联学习。次年1月,中共“四大”在上海召开,其中指定安源派代表出席会议,朱锦棠代表中共安源地方支部出席了大会,被选为中央候补委员,任命为中央驻安源的特派员委员。当年派驻中央委员的工运重点区域,全国仅安源、唐山两地。

       安源工人俱乐部在领导工人坚持斗争的同时,自身也得到了发展和壮大,俱乐部将纠察队扩大为纠察团,设立了裁判委员会,负责调解部员与部员、部员与非部员之间的各种纠纷和矛盾,这是我党历史上最早设立的司法机构雏型。

       安源工人的文化教育事业也得到了长足发展,工人夜校由一所扩充到七所,1925年还在子弟学校中成立了安源童子军,即儿童团,是党领导下成立最早的儿童组织。从1922年到1924年,夜校、工人子弟学校以及妇女职业学校共培养了4000余名学生,还设有工人图书馆一所、读书处十三处。

       为了加强对工人的革命宣传,俱乐部创办了安源旬刊社,并于1923127目出版了《安源旬刊》创刊号。同年,安源工人集体创作了长篇叙事歌谣《劳工记》。

       安源工人的经济事业也得到了很大的发展,192327,我国工人阶级最早的经济组织——安源路矿工人消费合作社在老后街独设门面开始营业,为弥补资金不足,消费合作社曾发行过股票、铜元票、纸币,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最早的货币和对股份制的最初尝试。

       二七惨案后,安源工运由于党的坚强领导,刘少奇的卓越指挥,工人们执行灵活多样的斗争策略,出现了持续两年多之久的兴盛局面。曾任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主任的邓中厦在《中国职工运动简史》中高度评价安源工运:“在此消沉期间,特别出奇的要算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真为硕果仅存。”

 

 

                                           第五单元    工农联合  支援北伐

 

       正当安源工运不断深入发展之时,1925921日凌晨,汉冶萍公司总经理盛恩颐,勾结湘赣两省军阀,武装封闭了工人俱乐部,打死打伤工人十余名,安源工人运动领袖黄静源等30余人被捕,1000多工人被武装遣散,制造了震惊全国的九月惨案。1016,俱乐部副主任黄静源被反动军阀枪杀在安源半边街广场上。

       安源工人,没有被敌人的血腥屠杀吓倒,他们不畏强暴连夜将烈士遗体抢出来运往长沙,沿途各地群众纷纷集会和游行,追悼烈士,强烈抗议北洋军阀和官僚买办的残酷暴行。

       九月惨案后,安源工人除部分留下继续坚持斗争的以外,他们中有的到其他厂矿从事工人运动,有的到广东参加革命军,有的到广州农讲所学习,大部分工人散居到自己的家乡,开展农民运动。

       安源工人,把安源工运的成功经验运用到农民运动的实际工作中,通过访贫问苦,开办农民夜校等方式,向农民宣传马列主义,在此基础上发展农民党员,建立党组织和农民协会。

       在中共安源地委的领导下,安源工人首先将矿区附近300名户菜农组织起来,成立了园艺工会,组织纠察队。早在19239月,安源工人俱乐部交际股长谢怀德同水口山铅锌矿工人刘东轩一起,奉命在湖南衡山白果,建立了湖南最早的农民革命团体——岳北农工会。到1926年,株萍铁路沿线农村建立了21个乡农民协会。

       192510月以后,安源的党、团、工会组织逐步得到恢复和发展,并陆续成立民众团体。1925106,中共安源地委正式恢复,刘昌炎任书记。1926910,工人俱乐部正式恢复,改名为萍矿总工会。192728,萍乡县第一次工农代表大会召开,成立了县总工会并于21日印发了《敬告商界同胞书》,在县总工会的领导下,各行各业都相继成立了工会组织。

       19261031,萍乡县女界联合会举行升旗典礼,并发表了《萍乡县女界联合会宣言》,倡导妇女解放。192754,安源市妇女职业学校学生会成立。

       工农革命运动的兴起,推动了北伐战争的顺利进行。19269月,北洋军阀企图从萍乡开至醴陵阻止北伐军进军,株萍铁路工人闻讯炸断湘东铁桥,截断敌人的交通运输。中共安源地委积极组织领导工人成立了爆破队、侦探队、运输队、救护队等,并派出工人参军作战。

       19269月,北伐军到达萍乡,安源工人和萍乡民众举行盛大欢迎大会。10月,北伐军攻打武昌城时,久攻不下,中共湖南省委应北伐军的请求,组织安源工人前往挖地道,施实坑道爆破,协助攻城成功。192610月出版的第六期《湖南全省第一次工农代表大会日刊》对安源工人在北伐中起到的作用这样评价:“在国民革命的历史中,实占最光荣的一页。”

       北伐战争的顺利进行,推动了工农革命斗争的高涨,萍乡各地农民协会开展了减租减息、清仓平粜的斗争。

       192611月,萍乡县召开了公审大恶霸地主叶子屏大会,宣布其罪状,执行枪决。

       19272月萍乡各革命团体将查封大恶霸刘增华的财产,办起了县总工会消费合作社。3月萍乡芦溪的反动分子将镇工会捣毁一空,安源工人纠察队联合萍乡工农武装,攻打芦溪地主武装。4月,萍乡县成立了审判土豪劣绅的特别法庭,公审反动分子喻孟甫、曾文俊等,枪毙了反动县长方之祥。

       萍乡、安源工农运动发展的状况,正如当时《汉口民国日报》所载:“萍乡、安源党务及工农运动,极形发达,素称江西之冠。”

                                            第六单元    秋收暴动   武装割据

 

       1927412,蒋介石在上海发动了震惊中外的反革命政变,大肆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521,军阀许克祥在长沙实行反共大屠杀,制造了马日事变。715,汪精卫在武汉公开叛变革命,轰轰烈烈的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失败。

       192765,许克祥军队进犯萍乡,萍乡的土豪劣绅乘机捣毁民众团体,杀害革命同志,制造了六五事变。土豪劣绅还纠集反革命武装,欺骗并胁迫数万农民围攻安源。安源工人在总指挥程昌仁的率领下,奋战七天七夜,粉碎了敌人的进攻。

       在一片白色恐怖下,19277月中共安源地委改为特区委,不久改为安源市委,蔡以忱任书记。

       为保存安源党、团、工会组织及革命武装力量,中共湖南省委为安源制定了“表面虽极端灰色,内部则招兵买马,积草囤粮,以图到时一用”的正确策略。在这一策略的指导下,安源的党员发展到七百人,工会仍然公开活动,矿警队被我党所完全掌握。

       从1926年起,安源党组织就选派党员、团员秘密打入矿警队,从事革命工作,改造这支为矿局服务的武装。杨士杰就是在这个时期打进矿警队的中共党员,他参加了1927年的秋收起义,1928年在萍乡坚持开展游击战时不幸被捕,在狱中受尽各种酷刑的折磨,仍坚贞不屈,最后壮烈牺牲。8月底,萍乡、安福、莲花、醴陵、衡山等地的农军纷纷来到安源集结待命。一时安源成为湘东赣西的革命大本营,为举行秋收起义准备武装力量。

       192787,中共中央在汉口召开紧急会议,批判了陈独秀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确定了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总方针,决定在湘、鄂、赣、粤四省举行秋收暴动,制定了四省秋收暴动大纲。遵照中央指示, 830,中共湖南省委常委会议决定毛泽东任起义的党的前敌委员会书记、工农革命军师长,赴前线组织军队和前敌委员会。

       19279月初,在一片白色恐怖笼罩之下,毛泽东来到安源,在张家湾主持召开了有起义地区党的负责人和军事负责人参加的秋收起义军事会议和第一次前敌委员会议。会议讨论了湘赣连界各县秋收起义的军事以及农民暴动的布置,成立了党的前敌委员会,确定了军事行动和工农暴动的具体方案,以及暴动的日期,决定将驻安源、修水、铜鼓的部队合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下辖四个团。参加会议的有中共安源市委书记蔡以忱、委员宁迪卿、杨竣,赣西农民自卫军总指挥、安福农军负责人王新亚等。

       秋收起义会议是中国工人运动同农民运动、武装斗争三者开始紧密结合的标志。它确定组建的军队首次用共产党的旗帜相号召组成的,是共产党完全拥有领导权和指挥权的第一支新型的工农革命军队。这次会议也是毛泽东亲自组织、领导和指挥新型人民军队的开始。工农革命军由此成为工农红军的前身。

       192795凌晨,安源党组织领导工人果断处决了警队中八名企图叛变的反动军官,随即宣布成立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二团。二团由安源工人纠察队、矿警队和萍乡、醴陵、安福、莲花、衡山等地的农民自卫军组成,、约2000人。秋收起义中安源首先举起工农革命军的旗帜。

       97,驻铜鼓的工农武装改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三团。98驻修水的部队改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一团。192799,著名的秋收起义爆发了。铁路工人开始破坏粤汉铁路和株萍铁路,截断敌人的交通。

       911,第二团从安源张公祠出发,进攻萍乡县城。91112日凌晨,二团两次攻打萍乡县城的战斗,由于攻城部队过早暴露目标,敌军临时增援,二团及时调整战略放弃进攻萍乡,转攻湖南醴陵。12日上午,先头部队在萍乡老关车站消灭敌人一个排,缴枪十余枝。下午,二团在醴陵农民军的配合下,一举攻克醴陵县城,缴枪七、八十枝,打开监狱,救出革命同志一百多名,成立了醴陵县工农革命委员会,这也是湘赣边界秋收起义中建立的唯一的县级革命政权。916,二团顺利攻克浏阳县城。917早晨遭到数倍敌人的包围,二团在突围中时伤亡较大,成分散状态,于19日,与其他的秋收起义部队在浏阳文家市会师。21日,根据前敌委员会决定,放弃攻打长沙的原计划,转向萍乡方向退却。25日清晨,起义部队在萍乡东面的芦溪遭到敌人伏击,在这紧急时刻,起义部队总指挥卢德铭挺身而出,率领一个连阻击敌人,掩护大部队转移时,不幸中弹牺牲,年仅22岁。

       192712月,《中共中央致湖南省委信》中高度评价安源工人在秋收起义中的作用:“秋暴的事实已告诉我们,攻打萍乡、醴陵、浏阳、血战几百里的领导者和先锋,就是素有训练的安源工人……可以说秋暴颇具声色,还是安源工人的作用。”

       929,起义部队到达永新县三湾村,随后进行了著名的“三湾改编”,部队由一个师缩编为一个团。1027,秋收起义部队在毛泽东的率领下到达井冈山,开始了创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斗争,点燃了工农武装割据的星星之火。

       与此同时萍乡范围内的武装割据斗争迅速展开。19281月,中共安源市委所属上栗区委领导靖卫队发动兵变成功,夺枪50余枝。随后部队开往附近的斑竹山,组成工农革命直辖第二团,开始了萍北的武装割据,创建了斑竹山革命根据地。

       中共安源市委所属小西路支部组织工农革命军直辖第一团,联合小西路和湘区区农民共五千余人,先后攻打腊树下和下埠的地主武装。随后在萍乡的东桥、排上、广寒寨一带建立苏维埃政权,开始了小西路武装割据,建立了小西路兵工厂。19288月,萍矿工人党员胡德荣代表安源700多名党员,赴前苏联莫斯科出席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

       19286月,中共湖南省委、湘东特委转入安源,与安源市委等都在安源秘密办公。8月,因叛徒出卖,这些机构都遭到敌人的破坏,大批党员干部被捕被杀。这就是“八月失败”。随后,中共中央巡视员、湖南省委常委林仲丹化装成和尚,隐藏在慈云寺,继续领导和指挥工作。

       为巩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中共安源市委逐渐打通了通往井冈山的交通线,在人力、财力和物资等方面直接支援井冈山的革命斗争。

       中共安源市委委员、湘东区委书记邓贞谦,曾负责安源与井冈山的联络工作。19283月间奉命到井冈山向毛泽东请示工作。4月,他携带毛泽东交付采购物资的经费在返回安源的路上,被地主武装靖卫团捉住,在狱中,他写下了大量的遗书诗文,其中写道:“生是革命人,死是革命鬼”,“我今生虽死,精神犹存”表达了一个共产党人革命事业必胜的坚定信念。4月18日被敌人杀害时,年仅21岁。

       1928年6月,中共湖南省委在安源建立交通局,担负起中共中央、湖南省委与井冈山之间的交通联络工作,传递文件,护送干部。为打破敌人对井冈山根据地的经济封锁,1929年11月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在萍乡县城的春和生药店内秘密设立了赣西采运处,负责在萍乡、长沙等地采购井冈山所需物资。程海存、兰福光等人为此想尽办法,费尽心思,作出了突出贡献。1931年因叛徒出卖,分别壮烈牺牲。

       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建立后,安源作为井冈山的大本营,输送大批工人上井冈山参加红军,扩充红军队伍,改造红军成份。毛泽东曾多次写信给中共中央、中共湖南省委,要组织和选派安源工人上井冈山,充当红军下级干部,加强红军基础干部队伍建设。

        1930年,红军部队曾三次来安源。5月,红六军军长黄公略率部来安源扩军、筹款、搜集枪枝弹药,并招收了一千多名工人参加红军。6月,彭德怀所部红三军团之一部来萍乡和安源。9月下旬,毛泽东、朱德率领红一方面军来到安源,帮助成立了安源市工农兵政府。安源修理厂工人积极帮助红军修理枪械,工人纠察队打开矿局金库,将收缴的大部分银圆交给红军。安源市工农兵政府在半边街广场召开了有两万多工农群众参加的大会,热烈欢迎红军。毛泽东、朱德在会上分别发表演说。毛泽东分析当前形势,阐明红军的性质和任务,号召安源工农群众踊跃参加红军。当时有一千多名安源工人报名参加红军。

       从1927年的秋收起义到193010月,安源工农群众有五千四百多人参加红军。此后,安源工人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仍然开展多种形式的革命斗争,历经千辛万苦的二十八年浴血奋斗,同全国人民一道,赢来了1949年新中国的诞生,谱写出辉煌的历史篇章。

 

友情
链接
中国萍乡网 孙中山故居纪念馆  毛泽东纪念馆  周恩来纪念馆  邓小平纪念馆  红军长征纪念馆  抗日英烈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