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单位概况  纪念馆动态  安源往事  藏品览胜  陈列大观  学术天地  红色遗存  红色安源  文化安源
       安源路矿工人运动纪念馆是纪念性革命博物馆。位于中国江西省萍乡市安源镇。前身是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遗址陈列室。创办于1956年,1968年兴建陈列馆,1969年开放,1984年8月改现名。当时该馆占地面积200亩。建筑面积3245 平方米,陈列面积2400平方米。 安源路矿工人运动纪念馆是纪念性革命博物馆。位于中国江西省萍乡市安源镇。前身是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遗址陈列室。创办于1956年,1968年兴建革命列士纪念馆陈列馆,1969年开放,1984年8月改现名。当时该馆占地面积200亩。建筑面积3245 平方米,陈列面积2400平方米。 安源路矿工人运动纪念馆是为征集与保护中国共产党领导萍乡煤矿和萍乡铁路工人革命运动的文物、研究与宣传这一革命运动的历史俱乐部 …… 更多

   您现在的位置:返回主页 >> 学术天地
论山口岩战斗
日期: 2013-6-9 9:19:50       编辑: admin     来源: 安源纪念馆  
-------------------------------------------------------------------------------------------------------------
    

周小建

        19279月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首次高举起工农革命军的伟大旗帜,爆发了一次震动全国影响深远的武装起义,即我们通常所说的秋收起义,今年已有85周年。中国共产党人不会忘记这一艰辛而又辉煌的岁月,特别是在起义过程中,所遭遇的挫折与经验、教训而引人深思,正如李维汉所言:“胜利的经验,失败的教训,都不可忘记,都要从中汲取教益”。其中山口岩战斗,就是在起义部队向南撤退进军井冈山途中的一次遭遇战,此次战斗及规模和影响在史学界影响不大,但在秋收起义中的作用不可低估,它的功绩是不可抹灭的。本人力求对此次战斗作一些全面的探讨,追出史实真相,给它客观与应有的评价。

        一、    战斗背景

        第一,此次战斗是秋收起义部队临时决定南撤的情况下进行的。192799,秋收起义部队即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下辖三个团,分别从修水、安源、铜鼓出发,根据起义计划是进攻长沙,但因战事的变化和当时错误的估计了形势,三个团在起义中分别遭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挫折,而退到浏阳文家市。在这种情况下,对部队的去向,是摆在毛泽东前面的首要问题,于是在前委会议上,毛泽东、芦德铭、余洒度等前委会成员,是经过一场激烈的辩论之后,才形成决定,确定放弃攻打长沙,部队南撤。

        第二,秋收起义部队人员组成成份较为复杂,从一、二、三团的组成人员情况来看,一团主要是由国民革命第四军第四集团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警卫团、湖南平江工农义勇队、湖北崇阳、通城农民自卫军组成;二团是由安源的工人纠察队和改编的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警卫团的矿警队,以及萍乡、安福、莲花、醴陵、衡山县工人纠察队和农民自卫军组成;三团是由浏阳工农义勇队、国国革命军第四集团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警卫团一部分、湖南平江工农义通队一部分组成。

        从以上人员的构成,以二团为例,“就军事力量来说,最大的问题是没有正规的军队。萍矿矿警队虽然在早些时候受程潜收编,号称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警卫团,但一则仅有四五百人,二则从未打过正规的仗” 当时二团参加秋收起义的人员达2000余人。这就不难看出,在比例上具备一定军事素质的人员不多,而且大部分是工农武装人员,组建的时间又极为短暂,来不及接受严格的军事训练,更谈不上有什么作战经验。

        第三,敌人在萍乡的兵力部署情况:“省军亦仅暂防堵,俟赣军到达赣西,再同时动员,实行会剿”, “省军谭崇赞团业已向萍安追击前进……。同时江西朱主席培德电告周斓,已由王均军长,派第三军第八师部队取道袁州,向萍乡方面堵截,俾绝根株……”。922日,起义部队到达上栗时“闻萍乡有敌军不能通过,改道芦溪”湘赣两省都已派出军队对起义部队进行围追堵截,加上萍乡的第四保安团和当地的地主武装的配合,其人数和装备大大的超过了起义部队,对起义部队已形成了合围之势。

        二、    战斗经过

        秋收起义部队921日文家市出发,经过几天的艰苦跋涉,在敌人的追击和围捕下,其颠沛之艰辛与危险是可想而知的,于24日下午5时以后,陆续到达萍乡东西的芦溪镇,由于侦察发现有敌情,部队没有进入芦溪,而是分别驻扎在赢场、林家祠、高楼、更田、沈家祠一带村庄,待部队安顿下来后已是深夜。第二天早上起义部队又发出了开拨的号令,疲惫的官兵们又出发了,行军系列是:“部队向莲花进发,毛泽东随前卫行动,师部居中,后卫为苏先俊第三团”即毛泽东、芦德铭率第一团一营为前卫;师长余洒度、副师长余贲民率第一团二营及二团余部,伙计挑着行李走中间,第三团团长苏先俊率三团为后卫,他们经山口岩进九洲向莲花方向前进。

        山口岩是进入九洲莲花的必经之地,而且是进入山区的一个重要的关卡,其地势非常险要,中间是水深湍急的袁河,两侧是山势陡峻,待前卫和中间部队进入山区后,由于后卫部队稀稀拉拉,加上天还未亮道路狭窄,被甩在了后面并且迷路了,前卫用号音与之联络,后卫虽也答应了可就是找不到前进的道路,而且向导把他带到了相反的方向,等发现走错时,已经有人向他们开枪了,不一会儿,后面的枪声越响越密,激战开始,由于后卫部队没有准备,只见他们争先恐后的向莲花方向逃去,团长苏先俊也来到了师指挥部,原来在半小时前,担任后卫的官兵沿袁河东南侧直上,经山口岩时,江宝定特务营已赶到,突然向后卫部队开火,“因军事长官之疏忽,侦察不力,翌早出发为敌追击”后卫部队由于事先侦察不力,以为是小股国民党团防武装,未能及时组织猛烈的火力反击,10多分钟后,自宜春方向赶到芦溪的国民党江西第四保安团从西北方向直扑山口岩的白泥山,配合江守定追击第三团,第三团被敌军追得慌不择路,行李又挡住了前进的道路,走不动,除了伍中豪带了一营人从左侧登山追上队伍,其余的被打得溃不成军,等到苏先俊孤人独身赶来时,两军交锋甚烈,敌人已形成合围,“再想恢复抵抗时,第二营已从山上排山倒海般溃败”。

        在这万分危急的关头,总指挥芦德铭挺身而出,亲自率领一连兵力返回山口岩,夺下白泥山头,阻击敌人,掩护后续部队撤离,打退了敌人的多次进攻,当后卫人员安全进山后,芦德铭即掩护部队撤出战斗,沿山口岩南侧的黄泥壁转移,从白泥山到黄泥壁中间有片开阔地,当掩护部队还在开阔地奔走时,萍乡的地主武装赶到,占领了白泥山制高点,向掩护部队疯狂扫射,芦德铭不幸中弹,壮烈牺牲,当掩护部队撤到黄泥壁与敌对峙时,敌人不敢贸然追击,掩护部队也不恋战,这样经过三个小时左右的山口岩战斗就结束了。

        三、战斗的作用

        第一,秋收起义部队在山口岩战斗中,总指挥芦德铭的牺牲,毛泽东非常痛惜。38年后,他重上井冈山时,感慨地说:“井冈山道路的探索是中国革命最关键的一步,为了创建这块革命根据地,不少革命先烈牺牲,他们是一批有信仰、有抱负的年轻人,秋收起义总指挥芦德铭,一个很好的同志,有智慧,能吃苦,在文家市决定进军路线的会上,就是他有力地支持我的提议,退入萍乡向罗霄山脉转移,芦溪一战牺牲了”。山口岩一战,幸亏芦德铭卓越指挥和战士的奋勇反击,粉碎了敌人要在芦溪消灭工农革命军的企图,保存了有生力量,才有了后来井冈山根据地的创建和中国革命的胜利。

        第二,山口岩战斗对秋收起义部队来说,又是一次实战的锻炼,使起义军的战斗动作、技术作业、战术指挥、领导人的冲锋在前,身先士卒,都因得到实战经验而改进,在战斗中“损失步枪200余,死伤同志数十……”虽然此次战斗中人员数量减少了,但素质提高了。

        第三,秋收起义部队的战士,大部分是刚刚武装起来的工人和农民,他们怀着对敌人的满腔仇恨,与装备精良和数倍于起义部队的国民党军队拼杀、反击,实属不易,正因为芦德铭这样英勇的共产党员“为了人民的自由解放,站在革命的最前线”。这很大程度上提高了起义部队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地位和战士战斗情绪的高涨,正如谢觉哉所言:“虽然一次一次失败,革命情绪却一次一次的高涨”。                                          

 

 

 

 

    注释:《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史》P65

                《湘赣边界秋收起义》P179

                ⑶《秋收起义在江西》P232

                ⑷《湘赣边界秋收起义》P112

                ⑸《湘赣边界秋收起义》P19

                ⑹《湘赣边界秋收起义》P78

                铁心《从警卫团谈到工农革命军》载《现代史资料》1934年第3

                ⑻马礼香《前奏:毛泽东1965年重上井冈山》P153

                ⑼苏先俊报告(19271011),《安源路矿工人运动》上册P638

                ⑽《毛泽东选集》第1P184

                ⑾《秋收起义在江西》P109v

友情
链接
中国萍乡网 孙中山故居纪念馆  毛泽东纪念馆  周恩来纪念馆  邓小平纪念馆  红军长征纪念馆  抗日英烈纪念馆